飞雪寒梅今生缘 人间真情养育恩 ——张秀梅的孝心故事

时间:2022-06-16 15:41:11

来源:网络

       我的身世和别人不一样。打记事起,妈妈和亲戚们喜欢叫我“梅梅”。我成长在一个山东军属之家,小的时候特别可爱,像一个洋娃娃,妈妈抱我到村口,乡亲们如击鼓传花一样轮流抱我,亲朋好友都喜欢我。那时候我体弱,容易感冒,妈妈一个人还要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,经常把我送到外婆家,由外婆和舅妈照看。爸爸在部队每年探亲只回来一次,小的时候对他的印象有些陌生又有点害怕!爸爸当兵8年,从部队转业就开始创业,复员那年我都上了小学二年级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小学成绩一直不错。特别爱背诵关于梅花的诗词,最喜欢王安石的: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尽管我没有见过梅花,但是我很爱北方冬天下雪的季节,可以和小伙伴一块打雪仗。我是爸妈的小棉袄,我的好吃的,漂亮的衣服都比同龄的孩子多。

       知道我的身世是十几岁上了中学。那时候偶尔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,心里总有一个问号?有一年暑假,邮递员送来一封信,地址清楚的写着河北沙城县XXX。我偷偷打开了信封,知道了我的身世,原来我是爸爸当兵的时候从河北老家抱养到山东的,抱走的时候我才十个多月还不会走路,我很吃惊,不敢相信,当时我哭了。为了不让爸妈看出来,我洗了洗脸把信藏了起来,想找个合适的机会问妈妈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过得好快,一晃我都二十岁了。我又一次偷拆了一封亲生父母的来信,是因为养父母没有回信亲生父母担心了,我和养母大吵了一架,把她气哭了,我也跑出去大哭了一场。我一直想不通的是:我自己的亲生父母怎么会把我送人?晚上养父母给我讲了我小时候发生的事情,当我知道了亲生父母的不易就理解了,释然了,养父母还让我每逢佳节的时候给我的亲生父母打电话问候。

       女大当婚,我结婚时亲生父母并没有来。2000年,我抱着十个月大的孩子和丈夫一起去探望亲生父母,一切都如同宿命,我亲生父母看到我和十个月的孩子那一瞬间大家都哭的天昏地暗。他们给我讲了那时候农村很贫困,讲到奶奶和妈妈婆媳关系的脆弱,以及奶奶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,我很理解她们把我送走后的不舍和心里的那份苦,每一封信都是他们对我的牵挂和思念。我在河北亲生父母家住了一个多月,还是依依不舍的回到了丈夫工作的地方——南京,陪伴孩子健康成长是我的主要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让我走进大健康是源于2014年一场大病之后。那年七月份我以为得了重感冒,浑身乏力酸疼,高烧三天退不下来。夜里醒来上厕所,发现自己不会走路了。当时到南京鼓楼医院检查,抽了七八管子血化验,也没检查出结果来,输液吃药不管用。后来是用一个做养生朋友的方法调理好的。我又巩固治疗确保自己的腿疼好了,这个期间,我得知山东的养母腰椎间盘突出一个多月了,便决定把她接到南京。经过一段精心调理,康复得很好。看来生病也不一定非要住院啊!从此,我就对中医产生了痴迷的热爱,并和朋友一起开了中医养生理疗馆,一边学习,一边实践。一干就是6年。如今,由于疫情的影响,养生护理事业暂停营业但我对中医文化的热爱和传播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同时我还参加了苏醒老师《孝口常开》演说训练群,通过网络学习提高自己的演说水平。我原来不敢说话,总感觉自己声音不好听。“鸟随鸾凤飞腾远,人拌贤良品自高。”在苏老师的鼓励和指导下,我才知道自己是很难得的童声“娃娃音”。我鼓起勇气,在群里从名言金句和讲故事开始。一分钟,两分钟,十分钟......如今进步很快,疫情无情,也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。我如今也在众心社区担任南京团队长和主讲老师,这都是演说的魅力带来的好处啊。通过演说结识更多高能量的人脉,也使我对公益事业有了新的认知。我也参加线下的一些社区活动,我发现很多老人生活上的困难好解决,但是他们精神上的孤独是最可怕的。自己也有老的一天。我发愿,余生就做公益事业,正如我们苏醒老师倡导的大公益文化,大公益事业,大公益教育,我愿意做一只蜡烛,用自己的微光点亮并唤醒那些身心灵需要关怀的人们。

Copyright ©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哈尔滨资讯网